返回

流氓高手II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同人外篇:梦神故事(第一至第五)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无书友一群滴强悍书友创作,连载中~~

    第一章.天涯是黄瓜

    在星际世界里,有这么一个人,他风度翩翩,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几乎任何美好的词都可以形容这个男人,他,就是梦神俱乐部的老板,天漄。但是,无论认识或不认识天漄的人,每当梦神比赛的时候,粉丝们喊得最多的口号,不是貌若天仙的领队悦儿,不是一脸正派但是内心却很阴险的队长海星,也不是婀娜身姿让人为之神魂颠倒的小萝莉宝宝,还不是猥琐至极的希望,更不是让女人嫉妒得发狂的人妖shinhwa,而是,梦神的老板天漄。然而粉丝们却不叫他帅哥或者是什么赞赏的话,因为,他们把梦神俱乐部的老板天漄叫——黄瓜。

    原因是……

    天涯是中大工商系的大一新生,大家都知道,刚上大学,一切都是新鲜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逃离了高三时那整天背东背西的日子,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精彩起来了。

    现在不是以前了,科技是发达的,信息的传播也不像古时候那样传个信息都要快马加鞭,弄得和一个美女ooxx的时候她刚好来了那个一样让人不上不下的,只要一个手机短信,就算av女皇武藤兰重出江湖的事分分钟也就知道了,更别说还有电脑这个可以让男人做某些或者看某些热血沸腾的事了。

    天涯知道,只要熬过了高三,以后的生活就可以变得多姿多彩了,不用再看老头子的脸色了,也逃离了他的魔掌了,以后的天下就是他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涯在宿舍门前放肆的狂笑着。

    突然,一块被某个牲口快啃光的西瓜皮从楼下以完美的垂直重力的姿势落了下来,以重力加速度的力量,砸到了天涯的头上,同时,还传来了那个牲口的声音:“你娃是不是得了精神病还是昨天把芙蓉姐姐上了,笑得那么浪,再给老子笑我把你切了数年轮。”

    天涯顿时差点嗝屁,没想到中大的人都那么高,有好几层楼那么高。怪不得这些年来,中大老是出了很多牲口级的牛逼人物,最多的还是在星际里。收拾好东西,进了安排好的宿舍。刚好,里面已经有一个新人来了,更让天涯目瞪口呆的是,这个最新进来的同学已经把电脑安装好了,而且,他居然在——裸聊。猥琐,非常之猥琐。

    “好啊同学。”天涯同志首先打了招呼。

    “好啊!”这位貌似很叼的同学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天涯差点暴走。“刚才我正聊得很开心,突然下面就有一个煞笔在发浪,刚好我把西瓜吃完,就顺便丢了下去,估计是把那人给砸到了,不然现在也不会那么安静。”

    天涯顿时暴怒,战斗指数瞬间达到两三万,但是他的语气还是很平静:“也就算说,刚才的西瓜皮是你丢的了,刚才那些话也是你说的了?”

    这位同学转头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因为他看到了快要暴走的天涯,还有,刚刚被西瓜皮砸到的衣服,上面还残留着西瓜那鲜艳的液体,更绝的是,这个人的两眼中间,还有一颗西瓜种子,看起来有点像二郎神。但是他知道二郎神是一个很牛x的人物,可以跟孙悟空一拼的都是很强大的,所以现在这个人也很强大,就是不知道黄不黄?据说有一句话叫很黄很暴力的说。

    天涯快疯了,很明显刚才的事就是这个人做的,可是人证物证都在了,他居然还不承认,他,他,他居然在我天涯面前无视我。叔叔可忍,嫂嫂不能忍,mlgbd,今天要是不给他点教训是不行了,我得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同学顿时清醒了,因为他觉察到了危险。再仔细一看,面前这个人双眼通红,显然已经是生气极了,再联想到他刚才问的话,才知道刚才的西瓜皮是丢到了他的身上,他就是刚才自己骂的那个人,额,看来还是自己的舍友。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把他的努力平息了再说。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他就对天涯道:“哈哈,刚才对不起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正所谓不砸不相识,我想我们一定很有缘,所以我的西瓜皮也正好砸到了牛逼的头上。我想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既然我们那么有缘,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就在华天……”

    天涯想这是哪跟哪啊,这货也太能扯了吧,砸个西瓜皮都能被他说成有缘,哪估计砸个板砖都能被他扯到是外星人上面了  。本来天涯都准备要真人pk了,可是一听到他说要请吃饭,还是传说中的五星级饭店华天,顿时火就消了,刚想答应的时候,就听到——

    “华天不远的小吃一条街的传说中的一盘菜能吃八碗米饭记录的小铺。对了,认识一下,我叫沉沦。”沉沦很是道歉的说。

    “我,我顶你个肺啊!人怎么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啊!”天涯两眼一黑,差点气晕了过去。

    沉沦嘿嘿一笑:“人不无耻枉少年!同学你可不要晕了,不然我就得给你做人工呼吸了。”

    听到这话,天涯直接噗通一声倒地不起。

    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不过天涯最终还是没有生气,毕竟大家还要在一起过四年呢,低头不见抬头见,别闹得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而沉沦也最终请天涯吃了晚饭,不过却是在二食堂,传说中吃个小菜都能吃出小强来的二食堂。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吃到。

    等到晚上的时候,宿舍的人都来齐了,有趣的是,一个姓朱,一个姓杨。很快,大家都认识了,既然晚上没有什么节目,当然,就剩下聊天这一话题了。聊天也分很多种聊法,例如网络中就有很猥琐的裸聊。在宿舍里,男生聊得最多的是什么,我想只要是个男的都会知道了。

    四个男的就很牛叉的说着自己碰上的艳遇啊什么的,沉沦这家伙就非常装逼的说:“你们说的那些算什么,就知道嘴上说说,一点实际动作都没有,象我,就曾经和一老外发生了强烈的性关系。”

    天涯就道:“是吗是吗,说来听听!我长那么大还是cn呢!”

    沉沦就说了:“有一次,我和我朋友去商场买东西,你们都知道的啦,商场那些地方人是很多的,一不小心就会发生点小摩擦,刚好,我就那么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外国妞,很年轻浪漫风骚的那种。那女的就火了,说了一句fuckyou,我高兴了,也说了一句metoo,就这样咯!怎么样,很黄很暴力吧?”

    “靠,我x,你个煞笔!”天涯说。

    聊着聊着,就没什么话题了,女人也说了,艳遇也说了,嗯,大概是没什么话题了吧。大伙都不说话,就这么沉闷着,准备睡觉。

    正当大家准备洗洗睡了的时候,天涯说话了,“你们有人会打飞机吗?”天涯的意思是,你们都会玩星际吗,没想到大家都理解错了。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男的都不会打飞机的话,全世界都会鄙视这个男的了,所以呢,只要是个男的都会打飞机啦,我拜托你不要问那么白痴的问题。”沉沦鄙视的说。

    天涯以为他们都会玩星际,所以就继续问了:“那么沉沦你技术怎么样呢?多久打一次啊?”

    沉沦思索着,“嗯,这个问题呢,你问得很有深度,就我来说,都是左右互博啦,有的时候用左手,有的时候就用右手,要么来说就看***打飞机,大概么,就一星期来一次,感觉很不错的说。其实也没有技术不技术的问题,打飞机也就这样了。”

    天涯哈哈一笑:“我靠,我是在问你会不会玩星际,老子懒得去管你什么时候呢,你丫扯到什么地方去了。额,原来沉沦你一星期一次啊,理解理解。真的男人,不解释。”

    沉沦顿时火冒三丈:“你娃纯粹是在误导,我,我,我跟你拼了!”

    劈里啪啦,咚咙锵锵,天涯和沉沦顿时开打,只见沉沦用出了传说的一招抓奶龙抓手,把天涯弄得欲仙欲死的;天涯也不落下,使出了绝招猴子偷桃,沉沦立马感觉自己快到变成了新世纪的tj了。

    闹完之后,天涯和沉沦就呼呼大喘气的躺在床上。这时,那个叫猪的同学说话了,“你们觉得女人要是想那个了,而又没有男人在身旁,她们会怎么样呢?

    “用手。”姓杨的说。

    “用茄子,又滑又好用  。”沉沦说。

    天涯想了一下,就说:“我靠,原来你也是一个猥琐的人。但是你的这个问题呢,问得很有深度,据我多年的观察试验总结,用黄瓜最好,为什么说用黄瓜呢,因为当你用完之后,感觉肚子饿了的话就可以把黄瓜洗洗吃了,再来就是你不想吃的时候还可以把挂切成片做面膜,怎么样,是不是很有道理?”

    高,很高,tmd有上海金茂大厦那么高,mlgbd原来天涯也是一个高人。一伙人心里都这么想。

    天涯继续道:“顺便再从新认识一下,我叫天涯,爱好打飞机,id就是黄瓜!

    第二章黄瓜人妖泪水不得不说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医院里,很多人在看着那红色的手术室,默默的在等待着,等待着新生命的出生,父亲焦急的在走廊里逛来逛去,很是担心。突然,那红色的字体变黑了,也就是说,手术结束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我的孩子怎么样了?”那个快当父亲的人用着焦急的声音问着医生。

    医生看了看他,“恭喜你,两个人都平安,你当父亲了,是个带把的!”

    “哈哈,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我当父亲了!医生,谢谢你!”男人高兴的说着,但是他却没有看到医生那有点难以言语的神情。

    孩子一天天长大,父亲就看着这么一个小生命慢慢成长,但是,孩子越大,他就越觉得不对劲。孩子是男的没错,但是,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女生的东西,怎么说呢,有一件事可以说明。那是在孩子十三岁的时候:

    “爸爸,我今年十三岁了,可以带胸罩了吧?隔壁的妞妞都带了呢。”

    “不行。”

    “那我可以用卫生棉了吧?”

    “不行。”

    “那我可以穿着裙子了吧”

    “不行。”

    “爸爸为什么你老是说不行?”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因为你是个男的。”

    ……

    ……

    ……

    我叫shinhwa,今年二十岁,现在在中大上学,文艺系的学生。我有着令无数女人羡慕的皮肤,我的皮肤很白,有一种白里透红的肌肤,仿佛一捏就能捏出水来。从小我就长得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总是有很多认识不认识的男人跑过来和我搭讪,我不知道我长得怎么样,我想应该能令人喜欢吧。我非常喜欢跳舞,我的舞技很好,是文艺系的高材生。而且我有一手令人羡慕的绝技,那就是,我模仿的女声非常象,仿佛我本来就是个女的似的。

    “啪!”

    shinhwa的头上被拍了一下,shinhwa转过头来看了一下,是一个男的,是今天元旦晚会上和自己合演“霸王别姬”的另一个主角,他就是霸王项羽,我是虞姬。

    “你在想什么呢,快到我们表演了,你准备好了没有?”霸王说。

    “额,我知道了!”shinhwa说。

    ……

    ……

    ……

    今天有元旦晚会,从小到大都看厌了,无非是什么歌唱啊,跳舞啊什么的,都没有什么新意,我还是去网吧玩星际算了。天漄想了想之后就去了大前门网吧。

    不知不觉已经是九点了,天漄才从网吧走出来。

    长沙的夜色也是很美的,街上的灯光不断闪烁着迷离的光彩,灯光下的背影一个又一个的来来回回,也不知道这些人总将走去哪里,去往何处  。生命,是不是终究是一个老天爷开的玩笑而已?校园里却不是这样,在大舞台那里,可谓是人山人海,人们不断在叫喊着,发泄着他们的情绪。

    天漄看着他们,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气就准备回宿舍了,正当天漄准备迈开脚步走的时候,他往舞台看了一下,就这么回头一目,天漄就愣住了,准备迈开的脚步也停住了,仿佛被人点了穴一般一动也不动。

    到底,天漄看到了什么?

    舞台上现在演的是“霸王别姬”,只见霸王和虞姬在对唱着,虞姬的声音就像魔音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尖叫。那优美的舞姿,飘逸的神采,仿如来自天籁的声音,把天漄定住了。还有,那娇滴滴的嘴唇,细腻的肌肤,黄金分割的身材,更绝的是她的眼睛,那眼睛,仿佛能把一切都说出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吸引住了天漄。

    天漄懵了,真的懵了,不单是懵了,天漄还有一种冲动,一种把这个女人搂在怀里的冲动。天漄动心了,从小到大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动心了,台上虞姬的一举一动,都能把天漄那心里最原始的勾引出来。天漄突然明白了,这个女孩,就是他一直等待的女孩,他要得到她,然后爱护着她,保护着她,怜惜着她。
-->>

本站地址:m.xcxs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