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村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章 窝窝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窝窝村全村十六户人家,共五十六人,只有山、列两姓,人口也基本上对半。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很少走出大山到最近的柳沟镇上去,百分之八十的人一辈子也很难去过镇上。因为山村不但偏远,而且无路可走,外面的人进不来,村里的人难出去,全村人的婚姻基本上都是两家互相通婚,偶尔也出现同姓结婚的,但极少,基本上两三代二三十年才有一对。

    近三十年来,窝窝村只有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人走出村去了城里,男的都姓山,叫山根、山松果,女的叫列花。但是他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只偶尔给家里写一封信问候问候。家里人也只是从信上知道他们过得不错。信是唯一通往外界的渠道。

    时至今天,窝窝村依然实行着原始时代的生活方式,标准的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作息时间,点的依然是豆油灯,用的是石磨石碾,更特别的是实行长老制;全村只有一个领导称为头长,大概就是头领的意思,也行使着头领的职权。村里的事一切由头长安排,头长有绝对的权力;但是,头长拿不定主意的或村民对一些大事安排不满意的,由五位年纪最大的长老商议决定,长老商量难决的,最后由唯一的一位巫师占卜定夺。

    窝窝村村民以狩猎种植为主,两者同种重要。猎物主要是野猪野鸡野兔,当然也有鹿獾狼豹之类,只是很少。全村有七支猎枪,不论是谁,打到的猎物也不分大小都拿到议事亭,由头长分给每家每户,而猪头留给巫师,巫师吃罢的猪头骨一只一只地挂在议事亭里做占卜的道具。种植的粮食也一样,收割后由头长进行分配。当然,当头长的一定要基本公平,否则,若大多数村民反对告到长老那里,头长就有可能被长老们免去儿重新油村民选出。

    因为窝窝村离镇上实在太远,要走三天才能到镇上,而且山深林密不但会迷失道路,成为野狼、豹、熊等野兽的腹中食,每月由头长安排一个人牵着一匹马去柳沟镇买一些譬如盐巴、农具、等用品,稍去村里谁家向外寄去的信或物,同时带回镇邮局里其给村里谁家的信件,以及镇政府免费赠给村里的一份《江源日报》。被头长安排去镇上的人叫山石,一个健壮的中年人,也是全村见识最多最有文化的一个人。

    大约窝窝村存在的原始的生活方式,因此村里人的贞操观并不强,倒充满几分野性的风流趣味。但要说明的是,充满野性风流并不是近亲伦乱,甚至比法律更“严酷”,当事人都会受到严惩而丧命。有一条村规就规定:同血缘者伦乱被荆刑后绑在村后山一颗三五个人才能合抱的大橡树上三天三夜,任何人不得探看,命大的三天三夜没死也没被狼豹熊罴吃掉的话就逐出村子永远不得回来。据说一百多年间只发生过一例,是一列姓,其亲身父暗通其女,被发觉后二人都被头长下令荆刑一百,然后捆绑在大橡树上,结果当夜两人就被野狼吃掉大半个身子。

    今天天气很好。十来个女人们在村子对面山坡上的庄稼地里除草,太阳离下山还有两三杆子高的时候,地头的树林里一声“哦呵”,猛地钻出一个人来,女人们都被吓了一跳,几个女人便七嘴八舌地骂他起来。

    “好你个二流子,学什么野狗叫,吓死我了。”一个年轻女人骂道。

    另一个年前女人马上说接过话:“什么野狗叫,野狗叫也没有这样难听,我看是野王八叫。”

    “嘿嘿。”一个中年女人笑道:“是野狗加野王八的合叫。”

    二流子名叫列小套,因为是村里公认的好吃懒做的人,被称为二流子。二流子放下背上的弓箭几步跳到中年女人跟前指着她的胸前笑得:“老娘们儿,扣子也不扣好,两个肥东西蹦出来啦。”

    中年女人低头看时,二流子却猛地撩开她的衣襟把手伸进去狠狠揉着,山窝窝里是女人当然不会像城里人哪有戴什么罩子,也没有罩子可戴,中年女人一声惊叫挣扎,却被二流子抱住继续揉捏,弹性十足的好东西让二流子呵呵地叫道:“摸着好舒服呀,我真想吃一口才过瘾。”

    旁边的一个女人见中年女人要吃亏,上去抱住二流子叫道:“姐妹们把二流子按倒,我们给他套棉裤。”
-->>

本站地址:m.xcxs666.com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