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村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0章 快叫头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谁也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简直是作孽。山根群费了近一个小时也没将自己的宝贝从列红霞身体里拔出来,心里也感到惊恐,可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列红霞更是“哇”的一声哭出来。

    睡在右间房子里山根群的父亲山森林最先听到儿媳妇的哭声,不好意思问,摇醒身边的老婆列妮娃,低声对她说:“你问问什么事。”,列妮娃听了听便问道:“红霞,你怎么啦?有什么事吗?”又训斥山根群道:“这么大的人了,还让我骂你一顿才好吗?她是你老婆,什么事不会让着点儿?”

    列红霞应该叫列妮娃姑姑,虽不是亲姑姑但上溯三代就是亲自家了,全村就山、列两姓,上溯三四代以后都有血缘关系了。老少姑娘为婆媳算是亲上加亲的一种乡俗。

    列红霞忙止住哭。山根群回话说:“没啥事,做恶梦呢。”

    列妮娃见这么说也就不做声了。

    山根群又试着几回想退出来,可还是被扣得紧紧的,而且越来越感觉自己的那东西胀疼了。

    山根群见依然不行,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十分沮丧自语道:“这怎么办才好?”

    见丈夫也泄气了,列红霞真的忍不住了,放声哭起来。

    山森林推推老婆生气地说:“你不会起来去看看?光问能问个啥东西出来?”

    列妮娃忙起来穿了衣服,从枕头下摸出火柴点了豆油灯,趿拉着布鞋端着油灯走出房间,在堂屋站住又问道:“红霞,到底怎么啦?是不是山根群这个鳖孙欺负你了?说出来我狠狠骂他,再不行姑姑用鞋底揍他。”

    列红霞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哭。列妮娃笑叹一声道:“新婚夜小两口干什么呢。”走进房来。山根群见到灯光,忙拉过被子盖在身上。

    列妮娃把油灯放在小桌子上后走到床边问:“到底怎么了?那么不说谁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红霞,你别憋着,说给姑姑听,若是山根群的不是,我揍死他。”

    列红霞感觉不说出来实在不行了,说不定会出什么大事,哭着道:“他弄不出来了。”

    列妮娃没有听懂,忙问道:“你说什么
-->>

本站地址:m.xcxs666.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