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村野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7章 火刑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列小牛和山根群将神符粘贴在母狗背上,又用麻绳把四肢捆了,母狗也不惊叫,只是浑浊的两眼充满几分恐惧,只是恐惧却淹没在迷茫里。然而众人见了,更深信两个新婚年轻人办房事扣在一起是母狗精惹的祸,都骂起母狗来了,也有责备列小牛的,提醒他以后别把什么东西养到死,以免成精发生不幸事件。

    巫师让众人到院子外面去,指挥列小牛把母狗拖到院子外面,院外有一片两间屋大小的空地,稀稀地栽着槐树楝树榆树等,中间的一棵手腕粗的楝树去年就已经死了,树枝早被列小牛折光它当柴烧了,只是树干还没有来得及挖掉。巫师对列小牛道:“这棵干死是楝树就是天神为母狗精预备的行刑场,把母狗精拴在上面,让它魂飞湮灭。”众人想想,巫师说的有理,巫师就是巫师,与一般人不一样,要不别的树都好好的,怎么唯独这棵楝树枯死了?

    列小牛听了巫师的吩咐,立即把母狗拖到树下,山根群已经跑进屋拿了一根麻绳来,列小牛接过麻绳要拴母狗,巫师对他说:“哪有这样拴的?要母狗的四肢抱住树干直立着才行,因为母狗已经成精了,成精了的畜生能变化,会像人一样两条腿走路。”列小牛便双手抱住母狗的头让它直立着,山根群先松开捆着的前腿抱住树干后又捆了,再松开后腿也一样捆在树干上,列小牛才松开手。母狗一只没有叫,只是不时滚动两只浑浊的眼睛。众人更相信它是母狗精了。

    早有几个年轻人从院里抱着干柴、茅草站在一边等巫师发话。巫师道:“把柴草围放在四周。”几个人就把柴草围着树干堆成圆锥状。

    两个人抬了一张小长木桌过来,桌子上有一碗酒和一个未点的小火把,巫师进院拿了法器出来,让两人把小长木桌放在里母狗五六尺远的地方。

    巫师掏出三根檀香点上插在香炉里,背对柴草堆向天神拜了三拜后,手舞桃木剑围着柴草堆正转三圈又反转三圈,嘴里念念有词,然后走到桌前,把桃木剑插在身后裤带上,拿起火把在酒碗里浸泡一下点燃,一手拿火把一手端酒碗走到柴草堆旁又祷告了一通后说道:“去吧,去吧,那里才是你的安身之处。”说完将酒全洒在柴草上面,随即丢上火把。

    都是干透的柴草又有酒助燃,火苗腾地一下就窜了起来。

    随着火苗的噼噼剥剥升起,传来几声母狗凄凉地的叫声便无声无息了,其叫声也显得十分脆弱,没有一点狂气。小半个时辰后,只剩下一堆灰烬了。

    头长向大家道:“好啦好啦
-->>

本站地址:m.xcxs666.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